节日大全 > 六一儿童节
 

我国六一儿童节的来历

六一儿童节 2020-05-22

我国六一儿童节的来历

1925年国际儿童幸福促进会倡议各国定一个儿童节日的呼吁,也得到中国的响应。1931年3月,中华慈幼协会致函上海市社会局,并请转呈上海市政府及南京国民政府:“当兹国民教育未能普及之时、强迫教育不能实施之际,若无重要之表示,不足以唤醒人民,谨拟选择令日,规定为儿童节。仿照邻国办法,呈请通令全国……”此事经国民政府教育部会同内政部讨论,“认为事属可行”。1931年8月,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布儿童节纪念办法:“乃规定每年四月四日由各小学幼稚园,社会教育机构及家庭,于是日举行纪念。”之所以选择4月4日,是因为此时天气南北皆宜,又与当时的“三三”“五五”“七七”“九九”“十十”等节日相辉映。

这个纪念办法旨在“鼓舞儿童兴趣,启发儿童爱群爱国爱家庭之心理”,对小学幼稚园、社会教育机构及家庭提出了不同要求,十分详细。各小学幼稚园在节日当天要求举行演讲、表演、印发关于儿童教育及卫生等有色画片、健康比赛会或运动会、儿童文艺成绩展览会、选举模范儿童等活动。各社会教育机构召集儿童节纪念大会,酌量举行儿童节纪念游行,公开展览关于本地儿童调查的各种统计图表,举办婴儿比赛及儿童健康或儿童“知能”比赛,以“训练贤父良母之方法”“保胎、保产、保婴之常识”等题进行演讲,印发儿童卫生宣传单,表演关于儿童生活的电影或戏剧,美术馆博物馆等欢迎儿童参观。纪念办法提倡各家庭在儿童节当天举行亲族朋友恳亲会,送儿童物品(限用国货),备办特为儿童节蒸制之糕饼食品。最后还提倡做放风筝、打棒、踢毽等游戏。

从1932年到1949年,18年当中的每个“四四”儿童节,中国的许多地方都循例纪念。当然在国统区和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儿童节的纪念是不同的。国民政府虽然颁布了十分详细的纪念办法,但儿童节仍只是少数儿童的节日。正如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所言:“幸运的儿童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过儿童节,四月四日,不过是加强的儿童节罢了。不幸的儿童,就连四月四日也与他们无关,他们在儿童节仍旧是擦皮鞋,拾狗屎,做苦工,挨饿,挨冻,挨打,饿、冻、打,便是他们所受的礼物,听戏、看电影、吃糖果、参加游艺会没有他们的分。”

在解放区,各级党组织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十分重视儿童工作,儿童几乎都参加了儿童团,担负站岗、放哨、送信、侦察敌情等任务,还免费接受教育,帮助开展扫盲运动,成为革命事业的庞大后备军。“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我们都是共产儿童团。将来的主人,必定是我们……”这首当时苏区流行的《共产主义儿童团团歌》充分反映了革命战争年代解放区儿童的精神面貌。

在解放区,儿童节当天,以村或以区为单位,儿童团召集会议,表扬学习、生产、放哨等方面的模范儿童,同时不失时机地号召大家关心关爱儿童。比如1946年,山西左权县在“四四”儿童节之际响亮地提出“爱儿”运动,发动教员与家长爱护儿童,特别是帮助贫苦儿童解决书籍文具衣服等困难,得到热烈响应,“有的献钱,有的献粮,有的商店及合作社为儿童大减价三天,有的教员还捐洋为儿童会餐”,提高了儿童的社会地位和学习情绪,使儿童与教员、群众与学校的关系更密切。

1949年4月4日是北平解放后的第一个儿童节,北平市人民政府教育局、中小学教联会、妇联会等联合发起筹备庆祝解放后第一个儿童节,在中山公园举行解放区儿童生活照片露天摄影展览,介绍老解放区儿童情况,开展“好学生运动”,分区举行纪念大会,并开放公园及名胜古迹,供全市儿童游览。《人民日报》还刊发了题为《培养成毛泽东的小学生》的文章,指出:“今天是北平解放后第一个儿童节,在纪念儿童节时,光空喊提高儿童地位,尊重儿童人格是不够的。我们更应该积极地启发教育儿童,发挥他们的自动性与创造力,做一个新的毛泽东的小学生。”

在1949年11月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将6月1日定为国际儿童节后,新中国政府予以了积极响应。1949年12月23日,政务院举行第十二次政务会议,通过了统一全国年节和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6月1日为儿童节,通令全国遵行。1950年3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为宣布废除旧的“四四”儿童节,规定新的六一儿童节,发表了《关于庆祝“六一”儿童节的通告》。新华社还配合撰写了《儿童节为什么从四月四日改为六月一日?》一文,指出:“劳动人民的子女,新生的一代儿童,已解脱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与剥削,获得了解放,作了新中国的小主人;并且与全世界劳动人民的儿童,正日益建立兄弟友谊的亲密关系。为了培养广大儿童的国际主义思想,所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规定我国的儿童节与国际儿童节统一起来,旧的‘四四儿童节’自应废除。”

这样,中国的儿童节便由1931年国民政府规定的每年4月4日改定为延续至今的6月1日。1950年6月1日,便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六一儿童节。

展开剩余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