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把节
首页 > 节日大全 > 少数民族节日 > 火把节 > 正文

火把节有什么风俗

2020-08-10 火把节

火把节有什么风俗

1.祭祖

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各家各户在家杀鸡祭家堂祖灵、祖公神像。

2.开光

农历六月二十五日下午约二时,土制铁火炮三响,各户户主到土主庙集中。土主庙后空地撒一层松毛,三个大面具放在其上,庚英颇居中,枪司颇在右,艾目灵置左,龙虎凤旗、小面具、大刀插在两边。鸣炮三响,长号齐鸣,祭司毕摩插上香火,供上白酒、白米、一对红烛、三付卦木,率众人对大面具跪拜,由一人用烧红了的犁头上浇酸醋绕大面具“打醋汤”。祭司用彝话祷告:

公元XX年六月二十五日,黄道吉日,今有楚雄州禄丰县海联办事处高栗哨大小花箐,下辖普胡四姓88户人,谨向庚英颇、枪司颇、艾目灵各路大神大将在天之灵祷告,保佑我普胡四姓人火把节顺顺利利,人人脚不碰钉,手不碰铆。保我普胡四姓人堂上有寿星,厨内使佣人,出外骑骡马,说话超常人。人在我之上,请赐金和银;人在我之下,为我服劳役。我们有七擒孟获之师,有猛虎孟良之将。

谨请上界大神大将诸路神灵降临凡间领受我们普胡四姓阁村人等虔诚敬意。

众人起立后,又鸣三炮。祭司开始为大面具开光。他左腋夹大公鸡(公鸡忌用白色),用右手掐破鸡冠第一切,挤出鸡冠血为三个大面具开光,先点眼,后点嘴、鼻、耳,边点边念:

一点眼睛看四方,二点耳朵听八方,三点嘴巴吃猪羊,四点鼻子闻吉祥。

大面具开光后又点小面具、龙虎凤旗、大刀,点完后公鸡放生不杀。开光点眼时,帮忙的便开始宰杀黑山羊一只。

3.祭天

祭天是许多地方彝族火把节的一个重要内容。明末清初着名学者顾炎武(天下郡国利弊书)卷四十五说:“罗罗巫号白马(即毕摩汉字异译),民间祭天,为台三阶,白马为之祷。”各地彝族保留的祭天内容程度不同。大、小花箐火把节有祭天内容,却无明显的祭天仪式和独立的(祭天经)。

开光后,三声炮响,起堂祭天。三个大神开道,龙虎凤旗紧跟,后面是两面大锣、乐队、副神、刀队、旗队,全村其余成年男人围着三个大神成内外两圈。内外两圈呈逆顺向奔跑冲杀耍刀,跳大刀舞。三个大面具不断摇摆着,左顾右盼作出统兵征战状。

接着唱诵《火把节祭经》。唱诵毕,磕头,三声炮响,奏乐回村。

4.耍火把

农历六月二十五日夜,大、小花箐男性不分老少聚在土主庙前大晒场围绕着庚英颇、枪司颇、艾目灵三个大神耍火把、跳大刀舞。大刀舞相传有七十二套动作,实际上“七十二”是一成数,仅有多的意思。刀舞有抛刀跺地晃手,踢刀上臂抹刀,左右算刀弓步,上步跪蹲挑刀,刀步背刀招手,翻转、刀花等多种舞蹈动作,只见大刀上下翻飞,左右盘旋,表现出一种撕杀拼搏的战争气氛。许多人都举着火把,时不时对着火把撒一把香面,火星飞溅,使舞蹈呈现出一种特有的神秘、隆重的气氛。约十二点耍火把结束,人们回去休息,唤呐手和值班者留在土主庙内守着大面具过夜。

5.扫邪驱鬼

农历六月二十六日一早鸣炮三响,召集人们到土主庙集合,在三位大神带领下为全村各家各户扫邪驱鬼。为了加快扫邪速度,队伍可分成三队进行,各队配一个毕摩和一位大神。近年,毕摩不足,一般分为两队进行。庚英颇一队,其余两位大神一队,其余人等分两队跟随其后,领头的一人举着一把两米多长的大火把。

这日,大、小花箐各家各户早有准备。清扫了门庭院落,将堂屋收拾干净,供桌上放一碗净水、五柱香、一碗清酒、一竹筛炒熟的蚕豆、另用一碗装一角六分钱或更多的一点钱。堂屋中心放一瓦片,上燃炭火为送鬼火盒,火上再放一碎瓦片,上放一撮饭,几颗炸成花的苦荞、孩子端午节手腕上戴的五色线。扫邪驱鬼各家各户均欢迎,惟死人未抬出门者不扫,生小孩不满月人家不扫,家中有病人者被视为有鬼邪祸害,特意要认真扫邪。

扫邪队刚进院内,主人家便提着烧红了的犁头在屋门外“打醋汤”以求清吉。扫邪队进家,举火把冲堂屋内撒三把香面以烧杀鬼邪。接着大神人内,将大面具供在正堂上,毕摩开始唱诵《火把节祭经》,主人或生病者在毕摩身旁坐下。

结束时,大家用汉话高呼:“大吉大利!”大家喝酒,毕摩将炒豆撒出去,“嘟!嘟!”唤神兵神将的马来吃豆子,众人抢吃豆子。

毕摩取净水以口喷水,将剩余水泼向门外,扫邪驱鬼便告结束。

小花箐村扫邪结束,当晚便在小花箐村边一个称为“羊射丛格”的平地上耍火把耍大刀。

6.送火把

火把山在大花箐正东方,彝话称“邵波资戈都”。“邵波资”意“火把”,“戈”意为“玩”,“都”意“地方,其意即“火把山”。过去,送火塘设在山顶,后因人多山顶窄,经占卜后将送火塘选在山坡一开阔处。

农历六月二十七日送火把是火把节的高潮,来看的人特别多。

大小花箐庚苏人没有专门的火神,也没有火塘神,现在灶上供的灶君是汉文化带来的。送火把当是送旧火演变而成,送火的过程演变成一个征战冲杀的演练活动。送火队伍有固定的路线,由小花箐出发,经“坦世资碑保”山、“木栽拉闸”臀、“迷拍摸”平地、“登迷普起”田边到火把山。路上纵有荆棘刺丛也不能绕过,人们认为如路线走错会遭雪果子、雷电打。为了防止队伍走错,停了几年后往往要沿路线撒上石灰引路,要标出营盘位置。

大刀队耍着大面具冲向送火地,离送火地还有百米左右,领头者把三个大面具抛向空中,刀队不能让大面具落地,每人用大刀挑面具一次,边挑边跑,挑完便弃刀跑开躲藏起来,以防鬼邪上身。最后,三个大面具挑到火上。别的人把五个小面具、龙虎凤旗、各色彩旗丢进火里烧毁。至此,大、小面具、彩旗等焚化完毕,鸣炮三响,祭仪结束。

从六月二十四日起,村民皆不得跳别的歌舞,待庚英颇等面具焚化后,大家尽情跳舞,边跳边唱,所跳舞蹈是平时跳的《左脚舞》、《践歌》、《直脚》、《对脚》等,满山遍野都是歌舞的人群,人们用二胡、月琴为伴奏,边跳边唱,所唱的调子有很多调。

整个火把山上大、小花箐的男女老少,外来的男女客人融为一体,数千人唱一个词,在山谷跳、吼,山谷震动,歌舞通宵。

二十八日,一户一人到土主庙参加结帐,公布火把节全部花费,多退少补。然后杀羊会餐,选出明年的总平伙头,将一支羊腿献给总平伙头,宣告火把节结束。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