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今日  

唐慧申诉这6年 “永州上访妈妈被劳教事件”始末

  2012年8月10日(壬辰年六月廿三),唐慧申诉这6年 “永州上访妈妈被劳教事件”始末。

   

2012年8月10日,

2012年8月10日,

图为零陵区纪委、永州市公安局零陵分局纪委处分杨军祥、魏晓辉的文件。

  2012年8月10日傍晚6时,记者见到了9小时前刚刚从湖南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被释放的唐慧。8天前,这位湖南永州“幼女被逼卖淫案”受害女孩的母亲,被永州有关方面宣布劳教一年六个月;8天后,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依法撤销了对她的劳教决定。

  “你就是唐慧?”满脸憔悴的她苦笑着回答记者:“对。我今年39岁,看起来像50岁。”她说,在劳教所,她深深绝望深深恐惧,“如果真的被劳教一年半后再出来,我怕再也见不到3位亲人:最担心的是女儿,怕她会疯掉、会自杀;怕母亲和婆婆两位80多岁的老人会变成两堆黄土。 ”

  “那场噩梦毁了我女儿”

  唐慧向记者讲述了不堪回首的6年。

  6年前,她11岁的女儿乐乐(化名)天真活泼,像只快乐的小鸟。她和丈夫在永州零陵区开着小饭店和礼品店,每天努力赚钱为了女儿有着美好幸福的人生。

  那时的她,做梦也没想到,女儿的人生将毁于一场噩梦。

  2006年10月3日,乐乐被一个名叫周军辉的“朋友”强奸后,强行骗至秦星、陈刚开设的永州零陵区“柳情缘休闲屋”卖淫。这一天,念小学五年级的乐乐离11岁生日尚差两天。

  在明知乐乐不满14岁的情况下,秦星、陈刚仍强迫她卖淫。一次她偷拿了一个人的手机想给妈妈打电话被发现,陈刚用绳子将她绑住,并用刀抵住她的肚子说:“我知道你父母住哪里,要是再敢打电话,就杀了你全家。”

  3个月里,乐乐被逼“接客”100多次。2006年12月的一个晚上,刘润、兰小强、蒋军军、秦斌(秦星胞弟)灌醉了乐乐,对她拳打脚踢,随后将她轮奸达5小时……

  “那场噩梦毁了我女儿。”唐慧泣不成声地告诉记者,女儿的身体受到了极大摧残,染上了永远无法治愈的生殖器疱疹。6年来,反复发作,复发时乐乐痛苦不堪,常常从寄宿学校给她打电话:“妈妈,我太难受了,我不想活了。”

  更可怕的是,女儿被解救出来后,完全变了个人,她沉默寡言,害怕异性,常常哭喊着说有坏人来抓她。她患上了创伤后应激精神障碍。记者手中一份湘芙蓉司鉴中心(2007)精鉴第280号鉴定结论称:该病的发生与2006年10月至12月期间被强迫卖淫所受的精神创伤有直接因果关系。

  尽管时间过去6年了,可是乐乐并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在学校里,她常常半夜里唱歌。乐乐对妈妈说:“我难受,压抑得快崩溃了,我只能用歌声来宣泄我的痛苦。”女儿的话,像刀子一样割在唐慧心上。

  “过激”维权被劳教

  2006年12月30日救出女儿,唐慧就开始了漫漫6年的维权路。

  据唐慧反映:乐乐被解救出来的第二天,她找到负责乐乐失踪案的零陵区公安分局刑侦队中队长杨军祥要求立案。“杨军祥对我说,这只是个一般的治安案子,把人领回家就算了。”而前一天,她找到女儿后第一时间也是打电话给杨,杨到现场后并未采取任何措施就离开了。她只好打110报警救出女儿。

  记者了解到,永州市零陵区纪委事后以“审字2007年49号文件”对杨军祥处以严重警告处分,指出杨“身为中共党员,在承办乐乐被强迫卖淫案期间,没有认真履行职责,其行为构成工作失职错误,造成较坏的社会影响”。

  女儿被救出来后,唐慧跑到休闲中心所属的派出所报案,得到的答复是:“我们管不了,你还是找分局吧。”唐慧愤怒了,说:“不立案,我就从你们楼上跳下去!” 2007年 1月5日,才正式立案。

  2011年3月,唐慧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连续滞留15天,晚上就睡在大厅里。她说:“这样做是因为我希望早日拿到判决书。在法律规定期限内我一直在家苦苦地等,可是法定期限超过了两个多月我还是没等到,我实在没办法才去那里的。但我没吵没闹,只是安静地在那里为可怜的女儿等一个判决结果。”

  乐乐的案子从正式进入法律程序至今将近6年,今年6月5日,在历经两次发回重审、前后4次判决后,唐慧终于等来终审判决:色情场所老板秦星、周军辉两被告人被判处死刑,陈刚、刘润、兰小强、蒋军军被判无期徒刑,秦斌被判15年。

  唐慧不否认自己的维权方式有些“过激”,她说:“我多么希望通过正当维权能解决问题,我也理性维权过,可是没人理会。为了给女儿讨个公道,我万般无奈,不得不采取一些‘过激’手段。”

  拿到终审判决后,她决定不再上访了。7月,她在永州租下了一个小小的门面,准备开个鲜花店,带着女儿开始新生活。她说:“我选择开花店,是因为女儿特别喜欢鲜花,也是因为这些年一家人都过得太压抑沉重了,希望面对鲜花,能忘记过去,让心情灿烂起来。”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花店刚装修了大半,新生活还未开始,8月2日她就被劳教了。而永州方面给出的劳教理由,正是她的“过激”维权行为,称“在案件审理期间和案件判决后,唐慧为了达到‘判处7名被告人死刑’的目的,2011年3月至今年7月,唐慧先后7次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机关大门口、长沙市雅礼中学、长沙市南门口和湖南省公安厅大门口等地,大吵大闹、堵门拦车。”8月5日,永州市公安局官网上再次发布了关于唐慧被执行劳动教养有关情况的说明,再次指证了上述内容,称唐慧“严重扰乱了单位秩序和社会秩序,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对此,唐慧说:“我并没有强求7被告都判死刑,只是作为受害者的母亲,我恨他们,希望他们都死。劳教决定书说我闹访、缠访,辱骂别人,阻碍交通,这些我都没有做过。我从没骂过一句人,我只是跪着,希望能引起同情,帮助我早日为女儿讨回公道。”

  “说我过激,其实这种过激,没有伤害过别人,更多的是伤害了我自己。”的确,唐慧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她先后因此被拘留3次,加上这次的劳教是第4次,每次的原因都是“扰乱社会秩序”和“扰乱公共秩序”。

  犯罪人假立功案出何由

  唐慧的律师胡益华对记者说:“唐慧的行为处在法律框架之内。”他指出,8月10日,湖南省劳教委员会撤销对其劳教决定就说明了这一点。

  “错误的劳教决定被及时中止了。但不该发生的仅仅是被劳教吗?”胡益华反问。

  唐慧告诉记者,她不断上访,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犯罪嫌疑人秦星为了减轻罪责,在他人的协助下,伪造其解救自杀的在押人员周兰兰的立功情节。

  2008年4月一审中,被告人秦星向法庭出具了3份立功证明材料:一份是冷水滩区看守所加盖公章的《关于报请对在押人员秦星依法从宽处理的报告》,称:“2007年6月12日下午5时40分左右,周兰兰上厕所,等了几分钟后,秦星和汪婷去观察周兰兰的情况,发现周兰兰用一件囚衣一头挂在放风场的钢网上,一头套住自己的脖子,双脚已离地,正在实施自杀。她俩立即上前抱住周兰兰,制止了周兰兰的自杀行为。鉴于秦星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能够较好地遵从在押人员行为规范,及时发现并制止了他人的自杀行为,有立功表现,特建议办案单位依法对秦星酌情给予宽大处理。”

  此外还有看守所管教干部证明秦星救人立功的证词,以及13名同押人员签字证明秦星救人的书面材料。

  然而,秦星“立功事件”很快就穿帮了,“自杀被救者”周兰兰坚决否认自杀和“被救”。 2011年3月底,永州市中级法院在判决书中认为,看守所监控录像不能证明秦星制止周兰兰上吊自杀,且现场不具备自杀条件,周兰兰亦否认有上吊自杀行为,据此认定“秦星伙同他人伪造立功证明,欺瞒法庭,不予认定立功”。湖南省高院对以上判决也表示认同。

  8月10日,记者见到了重要证人周兰兰。她对记者说:“我决没有自杀!我怎么会自杀?所谓我上吊自杀被秦星救下,纯粹是假的!”她还指出:“那份13名在押犯的证词这么重要,居然没有我这个被救者的签名,岂不奇怪?”她告诉记者,8月9日,她在永州接受省里调查组调查时,也是这么说的。她说自己因为儿子的医疗事故而上访,2007年5月22日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关押在永州市冷水滩看守所。“我儿子的冤还没有伸,我怎么会丢下瘫痪的他而自杀?”

  周兰兰告诉记者:“我从来不想死,我没有自杀!我去年为唐慧写了证词,我会为她们母女作证到底,让作假的人受到惩罚。”

  记者问周兰兰:“你不害怕吗?”她回答得很坚定:“我说的是真话,有什么好怕?再说,我和唐慧同病相怜,她为女儿,我为儿子,我愿意帮她!”

  耐人寻味的是,尽管两级法院都已认定了秦星假立功,但今年8月5日,记者在永州市公安局官网上,看到了一份该局对“永州公安帮被告人做假立功”情况的说明,此声明针对8月3日唐慧被劳动教养后,有媒体和网民发布“永州公安帮被告人做假立功”的信息而发,称永州市公安局组织人员对此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秦某、汪某制止周某某自杀事实存在,没有发现公安民警帮被告人做假立功的情况。”

  唐慧要求彻查“假立功”事件,惩处相关徇私枉法人员。

  此外,秦星关押在零陵看守所期间,零陵区公安分局南津渡派出所工作人员魏晓辉竟然帮忙传递信件,使得内外互通,妨碍了司法公正。8月10日,记者看到了零陵公安分局纪检委就此事对魏晓晖做出的党内警告处分决定的复印件。

  胡益华律师说:“虽然相关部门在案件过程中做了一些工作,但存在诸多缺陷和过错,甚至个别工作人员的行为已经构成严重的犯罪。本案中,发生了不予立案、不进行解救、伪造证据、公安人员帮助串供等非常严重的事件,相关人员均涉嫌严重犯罪,当地相关部门未及时依法、有效处理和打击必须反思!”

  8月13日上午,记者多次拨打永州市宣传部及永州市公安局和零陵区分局的电话,欲联系采访,始终无人接听。

  值得欣慰的是,唐慧事件已引起湖南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唐慧劳教决定已被依法撤销;8月7日上午,湖南省政法委牵头的调查组开始在永州正式展开复核。他们分5个小组,将对涉及强奸、劳教、“假立功”、秦星与警界人士之间的关系等方面分别进行调查。湖南省政法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调查工作尚在进行中,一旦有了结果,湖南省政法委将统一向媒体和社会公布。

  唐慧对记者说,她对此满怀希望和信心,她相信会有个公正的结果。她盼望把鲜花店好好地开起来,和丈夫带着乐乐开始美好的新生活,而永远不需要再上访。

换一换大家喜欢
相关文章